首 页 亚运会 国际足球 足彩资讯 时尚体育 女篮 德甲 中国足球 拳击
网站首页 >> 拳击 >>当前页

足协杯黑马欲打造首支云南本土球队7年培养5级梯队

发布时间:2020-08-14 23:15 编辑: 来源:

新浪体育讯 7月10日,乙级联赛新军大理锐龙队将在足协杯第四轮的比赛之中挑战上赛季的双冠王广州恒大队,对于这支足协杯黑马,外界已经通过其先后淘汰了成都谢菲联、上海申花之后有了不少的了解。锐龙俱乐部也曾经专门向中国足协申请希望在大理承办与恒大队的足协杯淘汰战,但因为场地条件原因没有成功,因此锐龙队也将在广州天河体育中心挑战首次以全华班出战的恒大队。

其实,相比于锐龙俱乐部以黑马姿态出现在今年的足协杯之中,这支来自云南的乙级队更有很多鲜为人知的故事,特别是这家俱乐部下面竟然有5级完整建制的梯队,另外还有一支女足梯队,这在中超俱乐部几乎都是很少有人能够做到的。而锐龙俱乐部能够在没有成年队的情况就组建起第一支梯队,一直坚持到现在,这一切都因为俱乐部的创始人、昔日的昆明队球员姚云庆。因为,在姚云庆的心中一直有一个梦想:希望打造一支完全由云南本地球员组成的滇军,为了这个梦想,姚云庆从2006年开始迈出第一步,这一走就是7年,7年来所有孩子的足球培训费用都由俱乐部承担,孩子们只要想踢球,就可以不用花一分钱,这在国内又是独一无二的。

圆家乡梦、足球梦

姚云庆,当年的昆明市足球队球员,也曾经是一名专业球员,但因为那时候由本土球员组成的昆明市和云南队的足球队都没有参加过甲A或甲B,姚云庆的足球梦也并没有得到太多的延续。不过就是从自己退役的那一天起,姚云庆就暗暗立下一个目标:将来有一天,一定要组建一支由云南本土球员组成的滇军参加中国职业联赛。

怀揣着同样足球梦的一个云南女孩在后来走进了姚云庆的世界,这就是前昆明女足球员乐旭艳。非常巧的是,两人是同年同月同日生,这样的缘份加之对足球的共同热爱让两人走到了一起。两人后来的一个愿望就是希望能够把自己的儿子培养成一名球员,遗憾的是后来儿子远赴美国读书,未能继承父母当年的事业。不过。到了美国的学校之后,曾经有过5、6年训练的底子让小姚在校队内已经是鹤立鸡群。

后来,经过艰苦的创业,投身商海的姚云庆如今有了一定规模的企业。直到这个时候,姚云庆知道,自己可以去重新一点点实现未圆的那个足球梦。2006年,一支在昆明足协注册的锐龙足球俱乐部成立了,董事长姚云庆、总经理乐旭艳。

俱乐部成立之后,并没有急欲组建成年队。因为姚云庆知道,想要组建由云南本地组成的本土球员是不可能的,因为那时候几乎没有云南籍的职业球员。于是,姚云庆索性安下心来,白手起家、招收10岁左右的小球员、从小开始慢慢培养。就这样,一路走来,历经多少磨难与辛酸,锐龙俱乐部如今已经有5支梯队,年龄组分别是95-96、97-98、99-00、00-01、02-03,这样完整的建制在国内俱乐部几乎很少见。

很困难、但从未想过放弃

相对足球基础较好的北方、经济基础较好南方,做为边远西南的云南,这两项基础都非常薄弱。回忆起2006年第一支梯队招生的时候,姚云庆苦笑着说:当时我们就明确告诉家长们,只有把孩子送来踢球,所有训练的费用都免费,但即使这样,球队最开始只有8个小孩子。

这8个孩子成了播种机、成了宣传队,只要看到那些喜欢足球的孩子,姚云龙夫妇就会耐心地去动员他们的家长,就这样,从无到有、从有到小、从小到大,随着一点一滴的付出与投入,锐龙俱乐部的梯队也越来越壮大。如今俱乐部已经有5支男足梯队,一支女足梯队。在5支男足梯队之中,95-96年龄组、97-98年龄组已经开始上初中,小球员们都在北大云南实验附中;99-00年龄组、01-02年龄组、03-04年龄组在昆明的各个小学上课,平时这些球员都在学校训练,只要一到周末、节假日与寒暑假都会集中到一起进行训练。

让这些孩子们免费学习踢球,姚云龙有两个条件:第一、绝不允许超龄,年龄必须真实。曾经是专业运动员出身的姚云庆知道,超龄的孩子将来只能又影响了自身发展、更影响了整个俱乐部的发展;第二,上学期间必须

文化课达到学校要求,如果不合格不准参加足球训练。因为只有这样,当孩子们因为潜力问题被淘汰,或者对足球失去兴趣,不愿意继续从事足球运动之后,可以继续上大学。

日子一天天过去、信任一点点形成,开始不断有家长把孩子们送到锐龙俱乐部,从最开始的只有8个人,后来慢慢到了十几个人,直到7年之后,现在6支梯队总共有300多名球员,而且是90%都是云南本省的球员,这也正是姚云庆当初组建俱乐部的初衷,老姚知道,当这些孩子成长起来的时候,由云南本土球员为主的云南队就可以可以变得名正言顺。当然,姚云庆也表示,自己并不排斥外地球员,也欢迎那样孩子们来到云南,只要被教练员相中,所有待遇都与云南本地孩子一样。而且无论是云南本地还是外省的,只要有潜力,家境又不好的,俱乐部还可以帮助承担上学的所有费用。

如今,已经有广西、大连、沈阳、延边等地小球员来到昆明,小球员的父母们都跟到了昆明,他们索性来到云南工作,做一些小生意,就是为了陪伴孩子。有人为姚云庆算过一笔帐,7年来每年至少要投入200万人民币,到现在已经要超过1500万,一个企业家能够独立出资培养年轻球员,这在国内也是不多见的。现在,锐龙梯队在国内也有一定的知名度,已经有球员入选过国少,万达集团赴西班牙的专家曾经来到这里挑选小球员、鲁能、国安等中超俱乐部也都来到这里挑选梯队,但姚云龙表示,自己希望这些孩子能够走出云南,到更好条件的地方去训练,但希望他们有一天还是要回到云南,代表云南来参加比赛。所以,就因为这一点,很多俱乐部要求购买这些孩子的所属权,甚至开出了不菲的价格,但都被姚云庆婉拒了。也同样因为这一点,姚云庆不得不付出更多的费用来培养这些孩子们,身边的朋友有劝他放弃的,认为在足球基础不太好的云南搞青少年培训没有太大意义,但姚云庆说:我从来没有想过放弃,只要还有这样的能力,我会一直这样走下去。

有困难、希望获支持

7年来,姚云庆遇到的最大困难并不是资金问题,而是师资力量与高水平的比赛。姚云庆说,如果能够有更多的专业教练来带一带这些孩子、能够让孩子们打一些高水平的比赛,自己相信这些云南孩子不比那些职业俱乐部的梯队球员差,因为自己的这些孩子们更能吃苦、更热爱足球。

如今,俱乐部的5支梯队总教练是原八一队的李虎,曾经是郝海东、江津的队友,但其他的教练就很少像李虎这样的经历。因此,姚云庆特别希望能够得到中国足协、校园足球办的帮助,“哪怕我们可以出钱,能够让高水平的专业教练来教一教孩子们踢球,或者帮我们培训一下基层教练,这样都对孩子们的成长非常有利。”姚云庆这样说到。

除了缺少教练之外,还就有缺少比赛,球队只能每年冬训的时候去梧州打一些比赛。之所以没办法打更多的比赛,是因为俱乐部在昆明市足协注册,所以梯队无法参加云南省足协组织的全省比赛,原因是云南省足协只组织昆明以外的其他州、市足协的比赛。有业内人士分析,云南足协和昆明足协都是中国足协下属会员单位,属于平级,因此云南省足协不太希望在昆明市足协注册的这些梯队成绩越过他们。让姚云庆感到不解的是,就在今年云南省参加全运会的球队在海埂基地进行训练,锐龙的梯队在红塔基地训练,结果锐龙多次提出打一打教学赛,但对方就是不同意。结果这样对双方都造成了影响,结果主场作战的云南队在全运会预选赛之时,竟然在小组4支球队有3个出线名额的情况下被淘汰。“现在我们和云南省足协的球队几乎快成了老死不相往来,我们非常希望和他们进行交流和学习,但不知道谁能帮助协调。”一提到这个问题,老姚相当无奈。

这一次,锐龙俱乐部的成年队打入了足协杯16强,成为一匹大黑马,外界也开始对锐龙关注起来。不过姚云庆表示,成年队现在虽然在打乙级联赛,但前三年是学习期与磨合期,3年之后开始冲甲,因为等三、五年之后,梯队的球员可以逐渐成熟、有的球员可以顶上来,像现在95、96的梯队已经有5名球员进入一队,相信到了那个时候,自己的梯队果实就可以得到收获。

除此之外,姚云庆还打算在大理修建像海埂与红塔一样的足球基地,因为大理比昆明海埂海拔还要高一些,更有利于专业队进行体能储备,同时也可以承办青少年足球比赛。“我现在脑子里想的全是有关足球的计划,因为我对云南足球这一份情结能够有一天实现自己的那个梦,就是由云南本地球员为主组成的球队重新参加职业联赛,不管最后这个愿望能否成功,至少自己曾经奋斗过、努力过,所以就不会后悔。”姚云庆这样说到。(宋词)

 

本文永久链接:http://leju.uciu.cn/detail-show-15453892.shtml
分享到:0

相关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