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亚运会 国际足球 足彩资讯 时尚体育 女篮 德甲 中国足球 拳击
网站首页 >> 亚运会 >>当前页

王治郅前队友全运会当交警CBA生涯末战曾拿40分

发布时间:2020-08-14 23:21 编辑: 来源:

9月11日,沈阳奥体中心西门外,一位执勤交警吸引了路人的目光。“好高啊,这交警得有两米多吧。”“小伙子,你这么高,咋不进去打篮球啊?”几位好奇的老人围着这位人高马大的交警攀谈了起来。交警小伙看着几位老人,脸上露出了无奈的笑容。此时,还是同事上来给这个大个子解了围,“大叔 ,别问了,他以前就是打篮球的,和王治郅还是队友呢。”这个大个子叫马玉坤,曾经作为大前锋拿过全运冠军,如今是全运会的一名交警,说起当初在场上和现在场外执勤的不同感觉,他感慨万千。

>>>

 曾和大郅一起拿金牌

身高2.06米的马玉坤曾是中国篮坛的一颗希望之星。2000年的时候,他以场均得分超20的表现带领沈阳部队男篮升入CBA,并拿下了当年甲B联赛“最有价值球员”的称号。随后的一年是马玉坤最为风光的一段时间,他不仅入选了国家集训队 ,还代表解放军队拿到了九运会篮球项目的金牌,那时候,他和王治郅是配合默契的队友。

随后的日子,马玉坤在不少CBA俱乐部都留下足迹。广东、陕西、辽宁,但他的关系所在球队始终都是沈部。2005年初的时候,沈部正式撤编,所有球员打包卖给了浙江广厦,他也跟着队友去了浙江,而撤编时“军转”,他的关系转到了沈阳交警支队。

关系落好了 ,后半生的生活保障有了着落,加上广厦待遇又不错,看上去,马玉坤未来的生活将十分稳定。可2006~2007赛季还没结束,单位通知他:领导有新决定了,这些“球员警察”必须回去上班。此时,摆在马玉坤面前的只有两条路,回沈阳上班,或者被开除。那阵子,马玉坤纠结到整晚整晚睡不着觉。“最后想了想,还是有个‘铁饭碗’最重要,我印象很清楚,自己在CBA打的最后一场球是对北京,我拿到个人 CBA 生涯最高的单场 40分……”马玉坤回忆道。

全运会要当好“守门员”

回到家乡沈阳,马玉坤成为了一名普通的交通警察。如今,距离他退役已经过去了快六年的时间,全运会来到了沈阳。马玉坤所在的交警特勤处负责全运比赛场馆周边出入口的车辆安全。马玉坤说,全运会唤起了他对篮球的很多回忆。

全运会期间,马玉坤和另一位同事被安排在奥体中心西门检查和引导车辆。开幕式的时候,马玉坤目送着解放军队代表团从自己“把守”的西门进入。“当时我一眼看到了王治郅,心里犹豫了半天要不要上去打个招呼,思前想后,最后还是没去。”问起原因,马玉坤说:“我现在的工作岗位不允许我在那个节骨眼上分神,我的任务是守好西门的车辆安全,我得当个合格的‘守门员’。”

尽管没打招呼,但大郅的出现还是触动了马玉坤心底那份对篮球割舍不下的感情。特别是回想起当球员时候的风光,在几千名球迷的欢呼声中出场,通道两侧的球迷把手伸得老长,能够碰到球员一下都觉得欣喜若狂,“我特别喜欢那种感觉,很难忘记。那种荣耀与幸福感很难形容。”马玉坤说。现在呢?他笑了笑说:“现在感觉就像这高高的体育场围墙一样,他们在那边,我在这边,完全是两个世界”。

“长人”就怕别人议论

站在奥体西门的大街上,两米多的马玉坤非常惹眼。不少路人会驻足看他几眼,不少人还会走上前和他唠两句嗑,内容不外乎就是问问身高,探探以前的职业。“刚开始挺不习惯,现在已经习以为常了。”马玉坤淡淡地说道。

马玉坤的月收入比单位里其他同级别的交警要略多些,那是因为“军转”前他的军衔是正营,按照级别转过来,对等的就是主任科员,享受正科级待遇,职务上,还是一普通交警,比别的普通交警,一个月能多出个几百块。这点小富裕和几年前打球时的几十万年薪没法比。那时候,这多出的几百块不够出去吃一顿的饭钱。

收入上的差距,马玉坤并不太在意。真正让他感到苦恼的还是刚转下来时未曾消除的光环。“执勤时总会有路人议论,哎呀,这么大个不打球 ,跑来当交警,可惜了!”也正是因为这样的特殊身高,马玉坤在执勤的时候会更加注意。“动作要规范,语言要文明,这是最基本的。别人可能出点错,就那么过去了 ,我这身高真过不去。”

马玉坤能够调整心态做好交警着实不易。这点,与他差不多同时退下来做交警,当初也在沈部打过球的周鑫鑫就容易很多。因为后者身高只有1.93米,站在沈阳街头,至少不那样扎眼。当然,马玉坤也不会太痛苦,因为与他一批退下来做交警的李建周身高可是2.18米。

更喜欢打球累的感觉

9月11日,距离十二届全运会结束还有一天的时间。马玉坤和他的同事已经有将近一个月时间没有回家了 。因为儿子只有14个月大,所以此时大马最想念的就是儿子。尽管只有14个月大,但小马的身高比同龄人要高出不少。对儿子未来打球的话题,马玉坤一点也不避讳,“我希望他能比老爹强,能打到姚明或是大郅那样的高度最好。”

中午吃过饭,趁着下午的田径比赛还没开始,马玉坤和同事来到体育场西门外的一片树荫下休息片刻。前一天晚上刚刚执勤到深夜11点,11日当天又是赶最早的一班岗 ,不到5点就起了床。马玉坤和同事这样“连轴干”已经有20多天的时间。

一天站岗下来,马玉坤会累到腰酸腿痛,打球时的老伤在全运期间又有些反复。问起站岗和打球,哪个更累的时候,马玉坤说:“这站一天的感觉和打球是两种累法,说实话我还是更喜欢打球的那种累的感觉”。

 

本文永久链接:http://leju.uciu.cn/detail-show-15453916.shtml
分享到:0

相关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