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亚运会 国际足球 足彩资讯 时尚体育 女篮 德甲 中国足球 拳击
网站首页 >> 篮球 >>当前页

博卡青年大巴车遇袭谁让“德比”成“战争”

发布时间:2020-08-20 23:24 编辑: 来源:

  这或许是阿根廷足坛最混乱的一天!北京时间11月25日凌晨4点,是2018年南美解放者杯决赛次回合比赛的时间,但是由于河床球迷引起的骚扰,导致博卡球员遇袭,这场备受瞩目的冠军归属大战,不得不延期。这次的南美解放者杯决赛,是第一次在两支阿根廷球队、确切地说是在两家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的死敌球队博卡青年和河床队之间进行。因此,赛前的紧张氛围可想而知。而令这场南美杯决赛次回合比赛不得不推迟的外因,居然是博卡青年的大巴,遭到河床球迷的袭击。根据博卡球员特维斯的表述,球队的大巴玻璃被击碎,河床球迷甚至向大巴车内投掷了催泪弹,引发多名博卡球员身体不适。

  乱

  争冠大战,太疯狂!

  “一片混乱!我的一个朋友甚至是跑着逃出球场的,因为有人趁乱偷东西、抢球票,太疯狂了!”记者联系到身在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纪念碑球场的著名阿根廷记者、前《体育画报》撰稿人马丁·马苏尔,“球迷们在球场被围困了7个小时才被放出来!”

  球员受伤

  “这已经是南美解放者杯第二次被推迟了!11月10日首回合博卡VS河床因为暴雨被推迟,而11月24日河床VS博卡的次回合竟然是因为暴力事件!”马丁·马苏尔表示,此前阿根廷方面已经对此高度重视,布宜诺斯艾利斯博卡区和河床的贝尔格拉诺区交界区域甚至成为了临时军事管制区,以防双方球迷发生正面冲突,这一次,客队大巴也是高度警戒,数辆警车在街头呼啸,保卫博卡全队进入纪念碑球场。

  可是,百密一疏,进入球场区域后,河床球迷向大巴投掷了石头和催泪弹。队长巴勃罗·佩雷斯和贡萨洛·拉马尔多两位球员被砸碎的车窗碎玻璃砸伤,另外包括特维斯在内的四名球员受到催泪弹的影响,身体出现不良反应。从马苏尔提供的视频上看,球员们先是唱歌对抗对方球迷的叫嚣,但是遇袭之后,马上有人大喊,“快给医生打电话!”据媒体报道,大巴司机在这场他描述为“战争”的场景中晕了过去,是博卡青年的副主席把大巴开到了安全地带。

  博卡队医巴普蒂斯塔第一时间在个人推特上发布了球员们的伤情,可以看出,队长巴勃罗·佩雷斯左眼上眼皮被玻璃渣划伤,另外一名球员伤的是右边的眼角。特维斯表示,自己的喉咙有相当严重的灼伤感,导致他呕吐多次,这样的情况,也发生在许多博卡球员身上。面对这样突发的事件,博卡球员无法以最佳状态出战,所以博卡方面不得不要求比赛延期。博卡官员克雷斯皮表示,“我们到这里是来踢足球的,不是踢一场战争的!”

  一语成谶

  一场如此重大的比赛,安保却出现如此大的漏洞,南美足联和河床俱乐部难辞其咎。但是马苏尔表示,在收到博卡方面的投诉和延期要求时,南美足联起初只愿意推迟一个小时。博卡方面不愿意比赛,双方俱乐部主席进行了紧急会面,比赛一开始被延迟60分钟进行,随后再次延迟75分钟。特维斯在接受采访时向媒体抱怨:“我们的状况根本踢不了,但他们逼着我们出赛,这太疯狂了!没有河床球员来看我们,也没人给我们发信息。”

  南美足联不愿意推迟比赛,是因为首回合已经因为暴雨推迟了一天进行,而且不久后,布宜诺斯艾利斯将举行G20峰会。这一次的比赛又出现了意外,这对于阿根廷足球来说一场灾难。昨天在纪念碑球场,国际足联主席因凡蒂诺也专门过来观看比赛,可是看到的却是一片乱象。河床俱乐部主席原本在球场的混合采访区接受福克斯电视台的采访,可是突然冲过来数十人,让现场乱作一锅粥。此前,大家称博卡VS河床之间的布宜诺斯艾利斯德比为“超级德比”,赛前因凡蒂诺说,“我们必须为这场比赛创造一个新词,我们认为这就是世界末日。”谁知道他一语成谶,这场比赛果然一片混乱。

  马苏尔表示,南美足联和阿根廷足协都无法劝说博卡俱乐部延期比赛,博卡方面甚至表示,应该直接判罚河床0比3输球。他们这么说不是没有先例,此前他们就曾被判直接输球。但是这一次毕竟是决赛,而且国际足联主席因凡蒂诺在现场。因凡蒂诺并不想比赛被取消,在他的劝说之下,博卡终于答应推迟一天比赛。

  球迷被困

  身在纪念碑球场的马苏尔见证了这场混乱,马苏尔表示,“因为比赛一直被推迟又不宣布取消,球迷们也不知所措。因为怕发生混乱,球场大门直接被关闭,7万名球迷们最终在球场内被关了整整7个小时,直到半夜才被放出球场。”马苏尔表示,球场外更加混乱,因为比赛被推迟一天进行,当场比赛的球票继续有效,可以直接在第二天进入球场看球。有人趁机偷球迷的球票和随身物品。一名女孩受到攻击,她母亲在叫喊无效之后,干脆点起了球场内用的烟花来驱赶这群流氓。

  阿根廷球迷一直以疯狂闻名世界,出于安全考虑,阿根廷足协此前五个赛季都不允许客队球迷观赛,今年开始解禁,唯独传统五强——河床、博卡青年、独立、竞技和圣洛伦索依然受限制。值得一提的是,这五支球队都处于布宜诺斯艾利斯大区,由此可见,布宜诺斯艾利斯德比的“杀伤力”。本次解放者杯决赛之前,阿根廷总统毛里西奥·马克里曾呼吁决赛“解封”,布宜诺斯艾利斯安全部长随后表示,决赛将允许4000名客队球迷进场观赛。不过两家俱乐部主席商讨后最终还是决定,禁止客队球迷进场观赛,但将在今年联赛中考虑允许部分客队球迷进场。

  马苏尔表示,虽然在因凡蒂诺的要求下比赛被推迟一天进行,但是目前还没人知道接下去会发生什么,“对于纪念碑球场的安保漏洞,南美足联肯定会有进一步的处罚。如果他们明天没有进行处罚的话,比赛可能还是无法进行。”马苏尔还表示,由于之后布宜诺斯艾利斯还将举行G20峰会,所以现在大家对此事都是十分关注。记者 胡敏娟

  惑

  混乱“德比”,谁的锅?

  本届南美解放者杯决赛可以说是一波三折。如果说首回合延期是天灾,那么次回合延期则是不折不扣的人祸,也是南美足球和阿根廷足球的奇耻大辱,暴露了南美足联、阿根廷足协乃至警方的无能和不称职。

  阿根廷足协的锅?

  解放者杯门票收入大涨,但阿根廷足协管理混乱

  在解放者杯次回合决赛还没打的情况下,本届现场观众人数已经创下了新纪录,达350万人。据解放者杯组织者——南美足联的数据显示,今年的观众相比去年增长了15%,2017年,共有310万观众到现场观看解放者杯的比赛。据南美足联估算,2018年解放者杯,门票总收入已达4900万美元,相比去年增加16.8%。对于今年解放者杯的成功,南美足联主席亚历杭德罗·多明格斯也表示满意,他称赞道:“解放者杯是皇冠上的明珠,是世界上最刺激的赛事。”

  然而,阿根廷足协近年来一直哭穷。2016年百年美洲杯开始前,时任阿根廷足协主席路易斯·塞古拉由于在销售电视转播权过程中涉嫌贪污腐败,遭到了检察机关的指控。与此同时,国家队主帅马蒂诺的工资一直被欠着,就连他的前任萨贝拉的工资都没结清。阿根廷足协为了省钱,安排球队乘坐廉价航空;而在酒店的选择上,阿根廷足协也是“大下功夫“,挑了一家举办他人婚宴的酒店,严重影响球员休息,与此同时,足协居然还没订够足够的房间。里约奥运会上,阿根廷国奥队甚至一度连大名单都很难凑齐,主教练更是找来国家队主帅马蒂诺兼职。阿根廷足协甚至还拖欠了球队保安的半年工资,最终还是靠梅西自掏腰包解决了这个问题。

  今年7月俄罗斯世界杯结束后,阿根廷主帅桑保利被解雇,但到目前为止,阿根廷国家队主帅还悬而未决,阿根廷足协的管理混乱可见一斑。

  当地警方的锅?

  遇到突发事件后,警方采取消极态度

  众所周知,河床和博卡青年每次德比战,对安保来说都是一场严峻的考验,而大型体育赛事的安防问题,一直以来都是公众关注的焦点,也是安防工作领域的难点。

  因为博卡青年和河床双方球迷都较极端,因此,11月24日,警方也加强了警力。博卡青年队的大巴是在马上要进球场时遭受的攻击,原因不外乎两种情况,要么是因为快到达球场而没布置警力,要么是在场的警察没能及时制止河床球迷的行径。总之,对于博卡青年队大巴被袭,警方也负有很大的责任。

  在大型体育赛事中遇到突发事件不可怕,可怕的是遇到突发事件时不知道怎么反应。一旦有突发事件发生时,安全管理者需要立即对当前的局势作出全面正确的评估,采取科学合理的应急管理程序。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在俄罗斯世界杯期间曾目睹过球迷之间的打斗,但发生冲突仅几秒时间,混杂在球迷之中的便衣安保人员就会出现,把冲突双方带离,这样也有效地把潜在的大规模冲突扼杀在摇篮里。

  阿根廷当地警方在博卡青年队大巴遇袭后,采取的却是消极态度,表态无法为这场决赛提供有效的安全保障,比赛有可能禁止所有球迷到场观看。 阿根廷国内媒体《Popular》报道称,“紧急,河床主场纪念碑球场已经被关闭。当地的警方拒绝为延期的比赛提供安全保障。”如果那样的话,将对河床很不利,因为客队博卡的球迷此前已经遭遇禁赛处罚无法到场观战。 河床俱乐部正在试图说服警方和政府部门改变这种做法,并且会和当地政府的城市管理局局长里卡多·劳尔·佩德斯进行面谈。

  球迷的锅?

  球迷竟试图给女孩绑照明弹

  本次骚乱现场,有视频被曝光,一名身穿河床球衣的女球迷试图将照明弹绑在一个小女孩的身上,她将照明弹、烟火藏到了女孩的衣服下,并绑上胶带,希望以此方式逃避安检,将照明弹带入体育场。《太阳报》点评称,这是一个可怕的、令人震惊的瞬间,这样的做法简直荒谬、疯狂。据悉,本次解放者杯决赛次回合比赛,已经有10名球迷因骚乱而被捕。

  早在1968年6月23日,博卡在客场与河床“超级德比”之后发生了阿根廷足球史上的最大惨案,由于现场球迷情绪激动,在纪念碑球场看台第12号出口拥堵引发踩踏,最终导致71人死亡。但两队球迷的纷争并没有随着死亡惨案的不幸而平息,他们反而在给对方起绰号上做起了文章。博卡球迷因河床在1966年解放者杯决赛的保守丢冠,嘲讽其为“小鸡”,而河床球迷不甘示弱,用“猪”的称呼来讽刺博卡球迷。

  令人形象深刻的,是2004年南美解放者杯半决赛第二回合,终场结束前,特维斯打进了一个反超总比分的关键进球,整个纪念碑球场瞬间鸦雀无声。兴奋的特维斯脱掉球衣一路狂奔,先是做出了小鸡啄米的庆祝动作,又做出了扇动鸡翅膀的动作讽刺同城死敌,当值主裁毫不犹豫地将特维斯红牌罚下。

  不过河床队也不是省油的灯,2012年河床主场迎战博卡的阿甲联赛,当主队率先进球后,看台上的河床球迷放飞了一个巨大的飞猪气球来讽刺上层看台的博卡球迷,伴随着飞猪的起飞,整个纪念碑球场发出巨大的嘘声。最后,球场工作人员用高压水枪才把这只飞猪打瘪了气,平息了看台上的骚乱,比赛在暂停3分钟后得以继续进行。记者 欧鹏 弯山

本文永久链接:http://leju.uciu.cn/detail-show-15456262.shtml
分享到:0

相关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