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亚运会 国际足球 足彩资讯 时尚体育 女篮 德甲 中国足球 拳击
网站首页 >> 时尚体育 >>当前页

FIFA反腐调查打乱竞选节奏竞选变故考验中国足球外交

发布时间:2020-10-30 23:29 编辑: 来源:

    9月27日,国际足联主席候选人、亚洲足联主席萨尔曼(前左)宣布大会提前结束。原定当日在印度果阿举行的国际足联理事会新增亚洲区理事选举,因大会议程未获通过推迟进行,下次选举时间待定。 新华社记者毕晓洋摄

    亚足联原计划在昨天印度果阿举行的特别代表大会上补充选举产生3名国际足联理事会理事成员,但因会议议程未获通过,选举被推延。由于中国足协秘书长张剑确认参选,如此变故令国内舆论对张剑竞选前景担忧。不过北京青年报记者经与熟谙国际足球外事事务的专业人士沟通后获悉,选举“搁浅”导火索是会议开始前两天国际足联通知亚足联,作为候选人之一的卡塔尔足协副主席穆赫纳迪因“拒绝配合国际足联针对腐败问题的调查”而被FIFA取消参选资格,而张剑被临时增补进亚足联执委会则预示着他依然是未来竞选胜出的热门人选。

资料图片:张剑

    张剑竞选障碍基本扫清

    在今年5月墨西哥进行的代表大会上,国际足联针对腐败问题引发的内部动荡决定实施内部机构改革,以全新国际足联理事会取代执委会作为FIFA最为重要的议事机构。为体现更多数会员的利益,国际足联理事会规模由原先执委会的24人增至36人,由于各洲联合会名额也按比率增多,亚足联分配名额由原先5个增至8个。增补的3名理事中按规定必须有一名女性,按照“东、西亚足球区域分庭抗礼”的权益分配格局,余下两名男性理事名额平分给东、西亚足球大区。

    今年6月,亚足联共有8个会员协会单位分别推荐代表参选,其中东亚区3名报名人选分别是韩国足协秘书长郑梦奎、中国足协秘书长张剑、新加坡足协主席诺尔丁。中国足协为确保张剑竞选顺利,一方面通过到其他会员协会积极游走争取支持外,另一方面也加紧与东亚足球“盟友”韩国足协的紧密沟通,并成功游说郑梦奎退选,但作为“补偿”,中国足协同意让出亚足联代表东亚区的副主席执委。而恰恰此前长期担任亚足联第一副主席的中国足协副主席张吉龙从去年下半年起患病在身,并一度住院接受治疗,出于身体及中国足球外事工作大局的考虑,张吉龙今年5月正式辞去亚足联第一副主席的职务,而郑梦奎则在中国足协助动下当选亚足联副主席,这实际也为张剑在国际足联理事竞选中胜出打下坚实基础。

    国际足联反腐调查打乱亚足联竞选节奏

    中国足协对于此次张剑参选国际足联理事一事可谓煞费苦心。除张剑曾亲赴东亚、东南亚、西亚各会员协会国、地区游说外,协会还专门找到公关公司配合张剑参选。中国足协主席蔡振华此前也曾赴欧洲与包括国际足联主席因凡蒂诺在内的足坛大鳄进行沟通。但正所谓“天有不测风云”,就在中国足协代表团抵达印度果阿当晚,也就是大会前一天半左右,国际足联突然通知亚足联,作为竞选候选人之一的卡塔尔足协副主席穆赫纳迪不得参选。这是因为8月26日,国际足联伦理与道德委员会就曾要求对穆赫纳迪进行为时2年半的禁足处罚,理由是此君拒绝配合国际足联针对腐败问题的独立调查。

    穆赫纳迪的国际足联理事竞选资格被国际足联否掉后,对亚足联权力分配格局产生影响。因西亚大区除他外,只有伊朗人卡法什安一人参选,按固有套路推算,卡法什安将毫无争议地当选,至于另一个男性理事名额则在张剑和诺尔丁两人中产生,这个变故对西亚足球影响非同寻常。一位长期在亚足联任职的人士透露,尽管伊朗足球被划归到西亚足球大区,但长期以来,西亚足球同盟并没有把伊朗足协作为“盟友”,卡法什安担任中亚足联副主席就足以说明问题。如果穆赫纳迪无缘参选,那么就意味着西亚足球在此次竞选中面临巨大的利益损失,这是西亚足球联盟所不能接受的。担任亚足联主席的萨尔曼也是来自西亚的巴林,他显然也不接受这样的局面。在竞选节奏被打乱的情况下,萨尔曼及其同僚唯有采取应对措施扭转颓势。

 中国足协果断“站队”

    昨天的亚足联特别代表大会仅仅进行了27分钟就告结束,包括国际足联理事增选在内的所有会议议程被否。消息传出后,国内舆论不无担忧地认为,中国足协在此次事件中遭遇暗算,张剑参选一事悬了。但实际情况并非如此,就在当地时间25日晚间确认穆赫纳迪无缘参选后,中国足协实际已意识到此次选举工作不会像预期那样一帆风顺,而从8月下旬国际足联向穆赫纳迪发出禁足令后,以主席萨尔曼为首的亚足联领导班子就致力于应对措施的设计之中。知情人称,从当初萨尔曼与因凡蒂诺竞争国际足联主席开始,外界就已清晰捕捉到两人间十足的火药味。对于穆赫纳迪事件,萨尔曼认为这是国际足联明显干涉亚足联内部事务,在这种情况下,萨尔曼抓紧与亚足联旗下各会员协会沟通,并在“利用合理规则反击FIFA干涉”的方向上与绝大多数会员达成共识。穆赫纳迪被“废”虽然不会为张剑参选带来负面影响,但中国足协此时此刻欲拓宽外事工作渠道,争取竞选胜利,首先要赢得亚足联内部的强力支持,在这种情况下,中国足协必须站在亚洲足球整体利益的一方。昨天,亚足联是以42票否决、1票赞成来否定会议议程的,唯一的赞成票并不是来自中国足协,而是新加坡足协,从诺尔丁参选不难理解新加坡足协此举的用意。

    竞选变故考验中国足球外交

    昨天在果阿,中国足协与亚足联内部绝大多数会员站到了一起,携手将既定的国际足联理事竞选议程否掉,从表面上来看既无奈,又被动,但在国际足球利益争斗错综复杂的今天,这样的选择不失为明智之举。在昨天稍后进行的亚足联执委会议上,张剑也被增补为亚足联临时执委,虽然其任期直到下一次特别代表大会召开时便截止,但在中国足协“让”出亚足联第一副主席职位后,张剑进入亚足联执委会,意味着中国足球并没有被抛离亚足联核心权力层,这为接下来张剑继续竞选国际足联理事创造了有利条件。

    但经过这样一个变故,中国足协又不得不提防可能突如其来的其他不利局面。从当年布拉特与哈曼先盟友后反目等事实来看,当今国际足坛恐怕也“没有永远的朋友”,中国足协除了不断完善自身业务水平外,还需要提升应变能力,应对变化多端的国际足球形势。按照国际足联的要求,所有洲联合会必须在9月30日前确定理事人选,但就昨天情况来看,围绕着国际足联与亚足联或者说因凡蒂诺与萨尔曼之间的“争斗”远没有到止住的时候,中国足协需要时刻保持清醒的头脑,然后作出合理的抉择。

本文永久链接:http://leju.uciu.cn/detail-show-15480039.shtml
分享到:0

相关阅读

最新发布